>>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强档 -> 推荐景点
南华山:六盘西北,山若静女
2016-07-05 09:24:10   来源:新消息报



  
  六盘云海。  
  
  编者按:海原南华山作为六盘山的一支余脉,因其独特的文化背景和特殊的植被分布而在整个六盘山系显得特立独行。南华山40万亩的天然良种牧场曾作为西夏国的后勤给养基地支撑西夏国纵横东西,称雄一时。深受草原文化熏染的南华山风情迥异于六盘山地区的其他中原文化带,既有游牧民族的豁达爽朗、憨厚朴实,也有着游牧民族天马行空般的桀骜不驯、自由不羁。
  
  六盘山区已经干渴许久,我们动身前往海原南华山的时候,却普降一场喜雨,恰是这场喜雨,让我们巧遇难得一见的六盘云海的壮阔景象,真实体验了一场云中漫步的浪漫经历。
  
  五桥沟:自古天险一条道
  
  南华山位于海原县南7.5公里处,是六盘山西北麓的余脉。从海原县城向南出发,远处青山隐隐,车越行越近,绿意也就越发的浓烈。通向山口的马路两侧草皮泛着新鲜的绿色,这里已经有了草场的味道。进入南华山口,就是五桥沟。一条山路顺着两山之间的沟道逶迤前行,大约有20公里的行程,沟里传来泉水流淌之音。路两侧灌木丛生,树木密植,两边的山体被严密包裹在厚重的绿色围墙之中。路旁斜逸而出的枝条将本就不宽的路面挤压得更加狭窄,车行其中,不时有柔枝拂面。我们的目光穿不过密实的原始次生林带,只能在偶尔的树木缝隙间,看看更远的山坡上如浪翻滚的绿色植被。
  
  五桥沟的溪水正是供给海原县全城的饮用水源头。这里曾经水量充足,水流不断,但是近年来也逐渐面临着水源减少不能供给全城的危机。海原县文物管理所副所长马汉夫从小在南华山脚下长大,小时候的五桥沟是他的“迪斯尼”乐园,在马所长的记忆中,小时候这一带雨水充沛,冬天几乎每半月下一场雪,雪厚不化,山顶终年积雪。现在让我们惊叫的绿色山体在马所长眼中不算什么,他只是迷惑于干旱缺水这一现状的突然出现,虽然他是研究历史文化的专职人员,书本给出的答案很多,却仍然不能够排除他心中的疑惑。是的,太突然了,从小时候到现在,不过短短50余年,一座山的命运就此改变。南华山自古就是兵家的战略基地,五桥沟是进入南华山的必经之道。从地势上看,这条狭长的通道有易守难攻之利,入口狭窄,20公里的弯曲通道中处处有玄机、时时有陷阱,对于任何一个想进入南华山的外来者都堪称是一条死亡之路。五桥沟曾经发生过数不清的大小战役,无数的战列之队从此开发,由此进入,山里山外的故事尽收眼底。
  
  南华山:云中漫步
  
  结束了五桥沟的行走,就进入了南华山腹地。眼前豁然开朗,山仿佛迅速换了装束,变了妆容。放眼望去,远处绿色的山连绵起伏,没有尽头。山上不再是高高低低的灌木和树木,细碎的滨草细致匀称地铺满山体,远看就像一袭轻纱裙裹于身上,零星的山花点缀其间,是裙间的蕾丝,释放着无限的娇美,山的线条因此而变得柔和唯美,宛若少女的胴体。
  
  我们上山的时候,天上还在滴着零星的小雨,山上的雾气非常浓重,2米开外看不清对面的同伴,我们的车在六盘道上盘旋而行,愈行愈觉艰险。路的一侧是山的部分横切面,清晰的土层就像树的年轮一样记录着成长的故事。每一层的颜色不同,最上面一层是疏松厚实的黑土层,有50公分厚,能看得出来是由很多植物的落叶累积而成,可以想象这里以前植被是多么的丰富。路的另一侧就是深不见底的山谷,被浓重的雾气遮得严严实实,我们的汽车就像行走在凌空架起的天路上,腾云驾雾。司机孙师傅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尽量将车靠近山墙这一边,随着不断前行,我们这些乘坐者也终于从看景的兴奋中惊醒过来,恍然意识到行路的危险,空气瞬间凝固起来。此时再往山下看,无边的恐惧油然而生,腿底下生出阵阵阴森之气,人类的恐惧大多来自于无知,这阴森之气便来自被雾所遮蔽的未知的地方。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南华山腹地的灵光寺。待走到山顶临时向导小张发现迷路了,于是我们原路折返回来。下山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天气渐渐放晴,太阳光透过浓重的云层放出光芒,暗沉的空气渐渐淡去,南华山忽然以另外的面貌让我们惊叹。雾气不再是浑沌一片,在阳光的凝视下,雾气有了层次和线条,深深浅浅、浓浓淡淡、排布出不同的造型和姿态。山坡上的雾气从青绿的草皮上丝丝蒸腾而起,汇入雾海。远处的山头像被白色的纱带缠腰,迎风舒卷出轻柔的舞姿,宛若仙子下凡。雪白的云朵连成缠绵的云层,轻波漫卷,推向遥远的天边,我忽然想起我第一次乘坐飞机,透过飞机的舷窗,看到的就是这样无边的云海。夕阳西下,霞光濡染了漫卷的云海,霎那间白纱裙换作了七彩衣,令人疑惑前方就是西王母的瑶池宫殿。我们纷纷弃车步行,沿着山路走来仿佛云中漫步,咫尺之间就是仙界的琼楼玉宇、逍遥世界。
  
  西夏牧场:曾经的荣耀
  
  走到山脚下我们发现再次迷路,只得再次原路上山,一直向南,向南,路经一个孤零零的护林站,经护林员指点,才顺利到达了我们要找的古西夏牧场。西夏牧场如今只有一个简单的门楼标志,旁边的石碑上注释着西夏牧场的辉煌时代。放眼望去,四周是连绵不绝的草场。南华山虽然山势巍峨,峰峦突兀,但坡缓而平,土质优良,是天然的优良牧场。历史上这里有过“牛马衔尾,群羊塞道”的盛况,百姓“惟恃卖马获利”,畜牧业相当发达,成为许多政权的立国经济支柱。因其险,因其富,南华山成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五代前今海原境内的绝大部分土地被少数民族政权占领,西夏时期又划入西夏疆域,是西夏南疆的萧关之地,相当于是西夏国的南大门。李继迁1022年攻占灵州后,继而占据了以南华山、西华山、月亮山为主的海原地区,称海原地区为“天都”,意即“天上的都城”。李继迁在南华山下建立了柳州城,称做“东牟会”,并设立衙署管理机构,城防重兵把守。“天都”位于宋夏之间,是西夏王朝攻掠宋王朝的重要基地,西夏在此锐意营建,徐图大志。更重要的是,南华山的百万亩天然牧场为西夏统治者提供了最充足的粮草补给。据载,李元昊在对宋发动每一次战争之前,带着人马必在此狩猎,射得鹿獐之后,亲自刺死,分给大臣,围火烧烤,席地而坐,借此商讨军机大事。著名的西夏与宋三大战役中,有两大战役——好水川战役、定川寨战役都是在这里吹响了“集结号”,“点集”出兵告捷的。好水川之战中,李元昊第一次使用信鸽传递情报,伏击敌兵,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灵光寺:西夏避暑宫
  
  出西夏牧场向南行5公里,就到了我们的目的地灵光寺。灵光寺已经没有了寺,空留一山苍翠潜藏深谷。这里有5万亩原始森林,郁郁葱葱,层峦叠翠。吸引我们到来的是据说曾在此建立的西夏避暑离宫。遗憾的是,当我们徒步2公里多,沿小道到达离宫遗址,看到的只是遍地青砖断瓦和无处觅踪的历史遗迹。另外一处西夏坟墓已经面目全非,有人猜测这是李元昊的皇后没藏氏的坟墓。据传,没藏氏因为李元昊霸占儿媳妇没移氏,曾直言相谏,惹怒了李元昊,因而被赐死于此。但是这个墓究竟是不是皇后墓,由于缺乏史料和实物证实,始终不被大多数学者认可。
  
  据说昔日灵光寺这里寺殿建筑辉煌,挑檐飞脊、雕梁画栋、树木苍浓。每年的农历五月初五是李元昊的生日,西夏国举国诵经同贺,灵光寺歌舞升平,香火缭绕。只是战事频繁,灵光寺的华美建筑群最终还是毁于战火。引起笔者注意的是,西夏时期的众多避暑离宫通常会建在两座山上,一座是贺兰山,另一座就是六盘山。南华山是六盘山的西北麓。李元昊正是在南华山离宫将儿媳占为己有,随后在战事平稳后回到贺兰山大水沟避暑离宫,并且不幸在此遭到儿子的报复,被割去鼻子失血过多而死。李元昊时期是西夏王朝的最鼎盛时期,也是西夏的转折点。李元昊曾经在贺兰山和六盘山之间的广阔土地上纵横驰骋,战马圈地打下了西夏最广阔的疆域。李元昊一度有“直指长安、饮马渭水”称霸中国之梦,奈何祸起红颜,满腔壮志空付历史烟云。
  


  
  南华山西夏牧场。
  
  (后记)每座山有每座山的性格,仔细品味,即使是相邻很近的山体,都有自己独特的生长方式。南华山是我在宁夏看到的植物长势最为汹涌的山,我曾经在六盘山的另一侧泾源境内的山上攀爬过,那里被誉为 “黄土高原上的湿岛”,绿色植被分布之广、之密的确堪称“高原明珠”,但我觉得那是另一种美,温婉宁静,不事张扬、宛若小家碧玉。而南华山的美,淋漓尽致,身处其中,总是被一种震撼和壮阔所打倒,说不出话来。
  
  被草原文化浸染千年的南华山已经不自觉地带有了草原的性格,豁达开朗、天马行空。到底是自然生长的山给予了依山而居的人群某种成长的指向,还是携带着某种文化的群体给了山性格?也许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有趣命题。 (杨娟/文 唐鑫/摄)

【编辑】:admin
【责任编辑】:赵粉粉
【宁夏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nxp到10658000/10655899/10628889】
宁夏日报报业集团 宁夏新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2018 NX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宁夏银川市兴庆区中山南街47号宁夏日报新闻大厦 邮编:750001 新闻热线:0951-5029811 传真:0951-5029812  合作洽谈:0951-603178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6412017001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908244号
新闻出版总署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宁)002号 公安网监备案编号: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050号
工信部ICP备案编号:宁ICP备050066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宁B2-20060004
法律顾问:言成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言成律师事务所 鹿璐 电话:13369511100,15109519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