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宁夏日报周刊 -> 宁夏故事
黄进兰不离不弃照顾瘫痪丈夫34年——
“我只图个家全人齐”
2019-07-15 07:03:31   来源:宁夏日报

  7月8日午后,西吉县偏城乡姚庄村,青贮玉米根粗叶绿,长势喜人。

  黄进兰在牛圈里给6头母牛添完草料,打扫干净牛圈后,孙女笑呵呵地跑了进来。

  她便抱着孙女坐在草包上,静静地看着牛香香地吃草,轻轻地感叹了一句:“哪里能想到,还能有今天家全人齐的好日子。”

<p>  黄进兰给丈夫喂饭。</p>

黄进兰给丈夫喂饭。

  “这么多年,我只记得这个日子”

  1979年,苏明江与黄进兰结婚了。

  那一年,刚好包产到户,家里分了20亩山地,但十年九旱,收成一直都不好,温饱完全没有保障。

  年轻的苏明江聪明勤快,善做贩运牛羊生意。经常从甘肃静宁收羊,再赶着羊群到西吉县单家集出售,赚个差价,补贴家用。

  日子过得拮据,但这对恩爱夫妻一直在努力打拼。背麦子时,苏明江几乎把所有麦子打捆背走,只让黄进兰提着茶罐和装干粮的包袱。

  在雨雾弥漫的深秋,在空旷田地里,他们一起挖土豆。累了,心慌了,他们唱山花儿欢慰彼此。

  有时,去远处集市贩牛羊,苏明江会带着黄进兰去散心。买时尚衣服,听流行音乐,年轻的他们觉得阳光是那样的灿烂。

  那时,她是他掌心里的宝。“我经常听到庄里有人打骂老婆,但苏明江从来没说过我一句重话,没动过我一指头。”黄进兰觉得自己嫁对了人。

  这美好而珍贵的日子,太短。

  1985年的一天,黄进兰清楚记得那天是农历7月21日。“这么多年,我只记得这个日子,往后的日子,我不知道哪年是哪年,哪月是哪月,哪日是哪日,只知道推日下山,过一天是一天了。”

  那年,庄稼丰收。麦子长得有半腰高,稠得连兔子都钻不进去,麦穗又大又饱。豌豆结得繁,人踩上去,垫得脚疼。

  家里穷,没壮畜力,没架子车。苏明江去给别人家帮忙,以便借用别人家的骡子和架子车来收自家的麦子。

  苏明江套着骡子拉着一满车麦子,顺着陡峭狭窄的山路,往打麦场拉麦子。

  突然,骡子受惊了,疯狂奔跑起来。掌辕的苏明江已无机会脱身,车翻入悬崖的瞬间,人和骡子也被扯跌入悬崖。

  苏明江被紧急送往医院,经诊断:脊椎断裂。

  “我离开他了,他咋活啊?”

  手术后,医生说:“两三年就好了。”

  黄进兰精心伺候着苏明江,喂药,喂饭,端屎倒尿,抱着翻身。

  她坚信丈夫会再站起来,和原先一样,再续阳光灿烂的日子。

  3年过去了,苏明玉却再也没站起来。

  丈夫摔断腰那年,黄进兰才23岁。

  如花似玉的年纪,丈夫已残疾,往后的日子咋过呢?

  有人劝她,“人已经没指望好了,再找个好人家过日子吧,不要亏了自己。”

  苏明江13岁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已年老,无力照看。

  “我离开他了,他咋活啊?”黄进兰坚定地选择了不离不弃。

  她用一生兑现这黄金一诺。

  她家20亩地全是斜坡地,牲口走上去都很艰难,加之十年九旱,“有一年连籽种都没收回来。”

  借粮吃,是黄进兰的生活常态。

  庄里人都缺吃少穿,有余粮的人家没几户。她不可能整袋借粮,只好一碗一碗的借。土豆面能吃饱就是最大的幸福。她常常把碗里的面条喂给丈夫吃,自己吃碗里剩下的土豆块。

  没钱买布料做衣服和鞋,一年四季穿一身补丁摞补丁的衣服。有一年冬天,她还穿着一双脚拇指外露、鞋底磨透的布鞋,里里外外忙碌着。实在穿不成了,却找不到一块布料做鞋,她拆下裤腰凑合地做了一双鞋。

  苏明江虽然瘫痪在床,但脑子依旧精明。他给黄进兰出主意,把分家时分的两只公羊换成母羊,三四年就扩繁成十几只羊的羊群。又卖掉小公羊羔,买回母鸡下蛋孵小鸡,再下蛋补贴家用。

  为了苏明江医药费和生活费用,黄进兰没日没夜地忙碌着,心里再无其他事,脑子里连时间概念都没了,已“不知今夕是何年”。

  丈夫瘫了,有时闲话也多了起来。一个人干不了20亩地的重体力活,她也不敢请其他男人帮忙干,只能给侄儿们帮忙换工干。

  日子过得恓惶,但也有快乐的时间。每晚,一身疲惫的她回到小土屋,给丈夫说地里的庄稼长势,说母羊又下羊羔了,说又孵出一窝小鸡。听丈夫说话,听丈夫安排第二日活计。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奋斗,自己也很幸福。

  每个女人,都有做母亲的本能。

  她无时无刻都想有个孩子,可他们已无能为力。

  1989年,大嫂怀孕了却不想生下来,准备打胎。黄进兰苦苦哀求:“嫂子,你生下吧,你生下要是养不了给我养吧。”

  大嫂最终把孩子生了下来,是个儿子。奶了八九个月,就给黄进兰送了过来。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小生命,夫妻二人珍惜又无措。

  黄进兰看着两个没有行动能力的人,再次哭了起来。孩子只有八九个月,得有人照顾,可农活还没干完,苏明江的胳膊虽然可以动,手却不能动,没法看孩子。

  没奶水,买只奶山羊挤奶喂儿子。白面一点都舍不得吃,全做成馒头、面条喂儿子。儿子一岁多时,黄进兰每天下地都会背着他。天冷了,就把儿子裹进草堆里。天气热就让儿子自己在地里玩。

  20亩要种的地,两个要照顾的人,家里大大小小的琐事,黄进兰被累得背疼。每当黄进兰背疼时,她就趴在地里,让旁边玩耍的儿子给她踩一踩背。等背不那么疼了,她便又开干活。

  一老一小,两个不能自理的男人,成为一个女人全部。

  黄进兰把他们看得比自己生命还重要。

  黄进兰每天早出晚归,苏明江一个人闷在家,躺在床上。不能行动又无人倾诉的无助感让苏明江的脾气变得暴躁起来。

  有一天,黄进兰带着一筐鸡蛋去集市卖。集市很远,黄进兰徒步往返,回到家时,天色已晚。一进门,黄进兰赶紧像往常一样给丈夫翻身,怕一个姿势太久让胯部的伤口变严重。然后,忙着去做饭。苏明江一直一言未发,黄进兰要给丈夫喂饭时,苏明江偏头向另一边,拒绝妻子喂饭。黄进兰走了一天的路,又累又饿,心中也有了火气,把碗扔到了地上。终于忍不住了,嚎啕大哭。哭过之后,又重新做饭,喂苏明江吃饱。

  第二天,黄进兰背着儿子,赶着羊群进山放牧。

  天上没有一朵云,山上没有一棵树。黄进兰放大悲声地哭喊:“天天都有人死去,可我咋就死不了,死了,我就从苦水中脱生了……”吓得儿子和她一起哭。

  那天,她背着儿子,随羊群翻了一山又一山,走了很远很远。

  到了傍晚,她不由自主地又开始惦记躺在床上的苏明江。赶忙调转羊群,飞一样往家里赶。

  “直到现在,我偶尔出一趟门,一到晚上我心慌得不行。担心别人给他喂不饱饭,不会给他翻身,比我在他身边伺候还费神。”护理丈夫已成黄进兰的习惯。

  苦尽甘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儿子一天天长大。

  一转眼,儿子已24岁了,能在外务工了。

  因家穷,儿媳妇不好找。黄进兰舍不得吃,也舍不得穿,攒娶儿媳妇的钱,到处给儿子提亲说媳妇。

  2014年,脱贫攻坚战打响了,建档立卡贫困户黄进兰家迎来了苦尽甘来的好日子。

  这年,儿媳妇娶进门了。

  但土房子破得从里面能看见外面的蓝天,她觉得很对不起儿媳妇。

  偏城乡党委、乡政府按照“交钥匙”工程的政策给她家补贴了39000元。几年低保金,她没舍得花,全部用于补贴盖房。

  花了6万元盖成70多平方米砖瓦房。特意把房门、卧室门设计大了十几公分,以便苏明江的躺床能推进推出。

  舍不得让儿媳妇下地受苦,就腾出一间房开了小卖部,让儿媳妇经营,一年卖杂货收入上万元。

  去年,因为卧床30多年,苏明江的身体出现了许多新的问题,肾结石、胆结石、膀胱结石让他的身体在一年间迅速消瘦,只剩皮包骨。

  57岁的苏明江病情危重。黄进兰与儿子苏占鹏先后送苏明江去西吉、固原、银川、西安救治。苏占鹏说:“自己花费主要是车费。看病总共3万多元,新医合报了90%,我们只花了3000多元。现在,我爸每月领残疾人补贴、低保加起来差不多有1100多元,看病吃药全够了。”

  今年,偏城乡党委、乡政府鼓励黄进兰家种草养牛。黄进兰在被改造过后宽大、平整的20亩梯田里种上青贮玉米,贷款5万元购进4头小母牛,加上圈里原先养的两头母牛,一个可持续增收的产业雏形初具。“我妈老了,又有病,干不动了。我不想再外出务工,在家里专心养牛,伺候孝敬我爸我妈,和我媳妇一起把日子过得好好的。”苏占鹏懂事地说。

  7月8日晚饭时分,黄进兰熟练地给丈夫翻身,取下他身上盖的被子和毯子,将所有插管都收拾整齐,再将苏明江抱到床的右侧。在左侧又铺上一块干软的垫布,再把苏明江重新放到垫布上,将腿挪到左侧,让他舒服地侧躺着。又麻利地在他头下垫两个枕头,把煮面吹凉喂给他吃。

  “没有她,早就没我了。我对她的感情,只有恩情才能表达。”苏明江泪光闪闪地说。

  34年,黄进兰为什么能如一日地照顾着瘫痪丈夫?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图个家全人齐。他在,家里就有个拿主意的人,我也有个说话的人,儿子媳妇都在身边,孙女也一天围着我,我看着心里也很高兴。”

  “没有党和政府,把我苦死都挣不来这样好的日子。没有党和政府,我的家全人齐,永远是个水里照影影的空想。”

  黄进兰说这些话时,没有丁点渲染。(记者 王玉平 实习生 刘婷 文/图)

【编辑】:杨丽
【责任编辑】:贺璐璐
【宁夏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nxp到10658000/10655899/10628889】
宁夏日报报业集团 宁夏新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2018 NX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宁夏银川市兴庆区中山南街47号宁夏日报新闻大厦 邮编:750001 新闻热线:0951-5029811 传真:0951-5029812  合作洽谈:0951-603178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6412017001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908244号
新闻出版总署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宁)002号 公安网监备案编号: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050号
工信部ICP备案编号:宁ICP备1000067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宁B2-20060004
法律顾问:言成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言成律师事务所 鹿璐 电话:13369511100,15109519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