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宁夏日报周刊 -> 宁夏故事
“铁打的”医生病倒了
2019-07-25 07:43:06   来源:宁夏日报

<p>  哈少平在手术前一周仍在岗位上坚持工作。图片由自治区人民医院提供</p>

哈少平在手术前一周仍在岗位上坚持工作。图片由自治区人民医院提供

  7月4日,宁夏眼科医院青光眼科主任哈少平到院长办公室请假。开完假条,他自嘲:“工作33年,这次总算能休假了。”

  但他还是放心不下,又到科室、病房转了一圈。诊室被患者围得水泄不通,他对接替他的年轻大夫说:“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或者发信息、微信留言,我看到就回复。”

  年轻大夫有些惶然,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们的工作压力倍增。

  但哈主任拖了6年的腰间盘突出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他几乎不能正常站立、走路。

  “没事没事,主任,您放心去做手术,好好休息!”小伙子们赶忙说道。

  医生很忙

  “忙忙忙,啥时候能不忙?离了你地球还能不转了?” 哈少平的爱人忍不住抱怨。

  话虽如此,但哈少平的工作,的确特别忙。

  他的一周是这样的:周一、周三是手术日,早上8时进手术室,一待就是一上午,通常是不能到点下班的,有时走出手术室已是下午2时。眼科手术是个精细活儿,全程要在显微镜下操作,这就意味着,哈少平要保持一种姿势坐五六个小时;周二、周四是门诊日,他要坐在裂隙灯下为患者做检查,一次要接待六七十位患者,最高峰日均门诊量达90人次;周五是教学大查房,这一整天,他要带领着医生在病房里穿梭来往。

  “没办法啊,许多人要提前一星期挂号,有的患者说等了1个月才挂到号,一想到让他们等着,我心里就不是滋味。更重要的是青光眼造成的失明是不可逆的,还有一部分手术后的病人病情会反复,我要做好病情的答疑解惑和处理,如果我不在岗,他们的病情很可能会被耽误。”哈少平说。

  爱人听了,叹口气,只得每天在他下班回家前,准备好一大杯凉开水,和一句已经重复了上千遍的唠叨:“每天跟六七十号人说话,连口水都顾不上喝,你是铁打的么……”

  到今年,爱人又忍不住了,开始跟老伴儿发飙:“病人每天都有,活儿什么时候能干得完?”

  不是爱人不理解丈夫的工作,而是哈少平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

  因为长期久坐,哈少平患上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2013年年初,病情被确诊时,骨科医生要求他卧床至少2周,他却笑着说:“我只是累着了,休息休息就好了!”但说好的“休息休息”,他也没当回事,去药店买了点麝香壮骨膏贴到后背,然后继续工作。后来腰疼越来越严重,他就买了台理疗仪,每天下班回家自己理疗,工作一天也没耽误。

  今年3月,哈少平的右下肢开始出现触电般的麻木感,坐个几分钟就双脚发麻,他有点惴惴不安。但一到单位,看到门诊室外患者排起的长龙,他就把要看病的事儿抛到了脑后。实在疼的厉害了,就打一针封闭,工作量丝毫没有减少。

  6月,哈少平在同事的建议下,到本院的骨科做了检查,专家严肃地告诉他:6年前诊断的腰椎间盘突出症已经变成了腰椎间盘脱出,直接压迫脊髓和神经根造成下肢感觉异常和运动障碍,建议尽快手术。

  爱人哭着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你也是个大夫呀,对待自己的身体怎么这么不负责?”

  哈少平终于下定决心,让自己缓一缓。

  批准他的休假申请后,自治区人民医院党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到眼科医院看望哈少平,他正在跟年轻大夫交代:“青光眼和眼底病都是眼科慢性疾病,病程时间长,病情复杂,有些患者需要终身与医生为伴,而大部分患者要经常来院进行复查,他们对就诊医生有很强的心理依赖,而这部分患者情绪又总是起伏不定,难沟通、脾气大,与他们沟通也很重要……”

  就在住院的前一天,哈少平还坚持上了一天班:早上8时准时到诊室,为二三十个病人做了门诊检查,紧接着,他系上特质的腰围赶到手术室,完成最后7例疑难手术;手术结束时,已是午后,他的双腿早已麻木不听使唤,稍作休息,他又一瘸一拐的赶到病房查看病人。

  “哈主任,有什么事让护士叮嘱我就行了,您怎么又来了呢?您现在的情况要多休息,少走动。”看到哈少平进来,患者起身让坐。

  “我就过来再看看,你现在恢复的不错。我明天就要住院了,有什么问题一定及时告知主管大夫。”哈少平叮嘱。

  2个小时后,哈少平又进行交接工作。直到当日下午6时30分,准备下班回家的护士还看见哈主任在病区与患者交谈的身影。

  一线光明

  2004年,自治区人民医院眼科经自治区政府批准,成立了宁夏眼科医院,随后,该院专设了青光眼科,是目前我区唯一一个单设青光眼科的医院。

  据相关资料显示,青光眼发病率高达1%,我国有1000多万人患青光眼,40岁以上人群发病率达3.6%。

  “在我手里定期复诊的,就有1000个‘常客’。因为青光眼是个终身疾病,患者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哈少平说。

  哈少平说,青光眼有“三难”。

  第一难,是青光眼的诊断非常难。青光眼分为闭角型青光眼和开角型青光眼,前者发作一般都有明显的诱因,如情绪激动、视疲劳、用眼及用脑过度、长期失眠等,后者则无明显症状,常常是疾病发展到晚期,视功能严重受损时才发觉。而大部分青光眼患者早期无法准确诊断,患者自己也没有意识,错过了最佳治疗期。

  第二难,是青光眼的治疗相当困难。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青光眼引起的视功能损伤是不可逆的,即使采取治疗措施,也无法让部分患者达到十分良好的效果。

  “这不同于白内障或者近视,目前医学的发展,有多种针对白内障患者的复明手术,针对近视的视力矫正手术更是多种多样,但是对青光眼而言,医学界仍然没有特别有效的根治手段,只能采取一切措施延缓青光眼的发展。”哈少平说。

  这就导致了青光眼治疗的第三大难题:人才缺乏。“诊断难、治疗难、治疗效果不明显,对医生而言,没有成就感,因此,愿意专门从事青光眼的医生非常少。这些年我们在积极培养年轻人,但肯留下来的人非常少。”哈少平无奈地说。

  哈少平毕业于原宁夏医学院,1989年调入宁夏人民医院眼科工作,30多年来,一直致力于青光眼的早期诊断、治疗和研究,是宁夏眼科医学界的专家。

  “这个专科既忙又累,还没什么成就感,大家都不愿意在这里待,您为什么还在坚持?”记者问。

  “有这么庞大的患者队伍,作为医生,能不管吗?”哈少平说,“青光眼就是‘沉默的视力窃贼’,在不知不觉中偷走了人们的视力,我们所做的就是与病魔赛跑,为青光眼患者在有生之年保留一点光明。”

  比起一片漆黑的世界,能看到一丝光明,心里都是亮堂的;如果注定要与光明永别,那么,要拼尽一切努力,让那一天迟一点到来。

  这样的信念,换来的是无数患者的信赖和希望:

  年仅34的杨沫(化名),却已是30年的“老病患”了,自打4岁时查出青光眼,他就与哈少平结下了不解之缘,如今他依旧保持着有用的视力,每年春节,在成都工作的杨沫回银川省亲时,总不忘来向哈少平“报到”,随访病情。

  为了及时帮助患者答疑解惑、疏导心理问题,哈少平在手机上建了个“青光眼患者之家”的微信群,一天24小时在线,一有空就在线回答每一位患者提出的问题。

  在哈少平的带领下,宁夏眼科医院的青光眼科已成为一支高学术水平和丰富临床经验的专业队伍,获得8项宁夏科技厅科研项目资格,哈少平本人也荣获了2016年全国公益项目“最美医生”称号,2017年被评为“凤城名医”,2018年被评为“塞上名医”。

  医者仁心

  青光眼难治,患者自然也不好打交道。从医33年,哈少平也遇见不少“医闹”。

  一次,一位40多岁的中年女性冲进诊室,向哈少平发火:“我没做手术之前还能看得见,现在手术做完了,视力倒不如之前了!”

  哈少平见来人情绪激动,就静静地给她倒了杯水,等她发泄完,然后和声细语地说:“我非常理解您的心情,得了这样的疾病是非常不幸的!但希望您能认识到,作为医生,我和您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我们的共同敌人是疾病,而不是我们先打起来,让病魔胜利!”

  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又亲切幽默,女患者本想发火,却忍不住笑了起来,紧张的气氛随之缓和。

  哈少平紧接着告诉她,青光眼不同于其他眼病,一方面是病程时间漫长,另一方面患了青光眼,眼睛终生不能复明,医生能够采取的措施,是及时降低患者的眼压,延缓青光眼发展过程,防止视力进一步丢失。

  “您可能不知道,青光眼这个病,特别钟情女性,特别是容易焦虑、固执、发火的中老年女性,在情绪激动的时候,眼压就会升高,会导致一系列难以预料的症状突发。治疗青光眼要双管齐下,一方面通过医生的手段控制眼压,留住视力,另一方面需要您的努力,控制情绪。”

  听到这番讲解,女患者不好意思地说:“真不好意思,是我太过心急了,看来治疗这个疾病不能只顾眼前利益,还要为自己的将来着想。”

  56岁的哈少平是公认的好脾气,对任何人都是和颜悦色,说话声音不高不低。“青光眼是个典型的心因性疾病,青光眼患者普遍存在心理问题,表现为情绪上的难沟通、脾气大、认死理,如果只采取医疗手段,那是治标不治本,所以对待青光眼患者一定要非常有耐心,解决了他们的心理问题,治疗也会顺利很多。”

  哈少平每天要花大量时间与患者沟通。一天下来,他总是口干舌燥,超大号水杯就成了他随身携带的“法宝”。

  做完手术后,哈少平回家休养。按照专家要求,他必须静卧一个月。爱人说:“你总算能清净两天了。”

  可谁知,哈少平嘴上不忙了,手上却依旧不得闲。在家这几天,手机微信不停“嘀嘀嘀”地响。“你就安静睡会儿吧!”爱人嗔怪他。

      “喏,这个是老患者发来的,这个是科室小李咨询的问题,我得赶紧给人回复了。”哈少平说着,心早飞到了诊室。(记者 尚陵彬)

【编辑】:王雪玲
【责任编辑】:贺璐璐
【宁夏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nxp到10658000/10655899/10628889】
宁夏日报报业集团 宁夏新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2018 NX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宁夏银川市兴庆区中山南街47号宁夏日报新闻大厦 邮编:750001 新闻热线:0951-5029811 传真:0951-5029812  合作洽谈:0951-603178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6412017001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908244号
新闻出版总署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宁)002号 公安网监备案编号: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050号
工信部ICP备案编号:宁ICP备1000067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宁B2-20060004
法律顾问:言成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言成律师事务所 鹿璐 电话:13369511100,15109519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