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介绍

    嘉宾 杨山虎 中共党员,是已经去世的百岁老人“媒红”“网红”老祖汪慧珍的外孙子,是当代人践行中华传统美德、传承孝道文化的代表之一。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嘉宾访谈》。清明时节,万物生长,气清景明。人们踏青扫墓,追忆先辈。这个时节,我们只嫌别离太久,思念太深,只怕天长路远魂飞苦,只叹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今天,节目邀请三位嘉宾,他们讲通过朗读三段文字表达对亲人的思念,从另外一个角度阐释,生命短暂,珍惜当下,就是对已逝亲人的最好的安慰。
  杨山虎
  思念这个话题对于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来讲,稍稍浅了。我觉得对这样一个老人应该是感念。感念是一种感恩怀念,更多的是在传承中把老人身上那种你认为 在步入红尘路上,最有意义的品德传承过来。老祖我和相伴将近50多年,我和老祖是一种非常亲密的关系。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我深深感受到一点,老人身上可能具备了我们认为最朴素的但却是迈过红尘的最大的智慧。如果要是感念老人,我更感念她带给我智慧的感念。这对一个人来说意义太重大。老祖是一个大家族的奴婢,没有身份,实际就是一个小妾。因为我的外婆不生养,娶小妾是为了子嗣延续。后来成为这个家里的类似主管的主妇,这个身份的转换,一直到她去世的这几个月我不断思考。我感觉到她太有智慧了。我曾经在她的悼词里些过这样一段话:如果说老祖给我们留下来的财富厚重的话,其实她给我们留下来的做一个智慧的人的这样的启迪 更珍贵。她是一个在红尘中步入沧桑的一个小女人,可以说(身份)非常卑微的小女人,而这样一个小女人,能够安然地走过红尘,然后达到了她的人生中的一个相对的顶点,她是这样一个大家族里面的主妇。她后来是我们这样一个家里面的灵魂,太有智慧了。我和我女儿闲聊,我说你想过没有,我们现在很多人处在这样一个社会中,处在非常抱怨的状态中,家庭矛盾社会矛盾层叠,我们思考,将怎样渡过这样一个红尘?我们中甚至有些人不能渡过这个红尘,他缺失的是什么?他缺失的是能力。这个能力背后是强大的那个传承过来的一种智慧。所以我和很多年轻人交流的时候,说一定要做一个通过读书不断积累,让自己成为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智者。只有做个智者才能安然地渡过红尘,才能像老祖一样把自己非常美好的品德传承下去。
  杨山虎:我朗读的这篇小文章,是在老人去世后感念的一些话,是叙事性的记录,我相信我的后代会在以后的某一天看到我写的东西,能对他们产生影响,如此我就非常宽慰了。
  主持人:是其中《向死而生》的一篇。
  杨山虎:我把最终临别的时刻记录下来了,我想读一下。
  主持人:我们一起听。
    杨山虎朗读《向死而生》之篇章《灵魂归属》怀念和老祖离别的那一时刻
                                                        
  办完病危该通知的事,男人凝视着陪伴了大半个世纪的老人,不由得再次握紧了她的手,他知道也许一松手,彼此可能就再也见不着了。谁知这稍稍一使劲鼻子竟也一酸,他赶忙侧过身去擦拭着夺眶而出的眼泪。
  不一会,病床前围满了亲属。凝重的如雪压冰封般的气氛这时笼罩在病房里,令人透不过气来。
  大夫、护士在密切关注着床边生命监护仪上的变化。
  看着大家都来了,男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情愿但依然要正视,该为老人考虑后事了。
  看着此时头发凌乱的老人,男人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为她理个发吧。
  他迅速回了一趟家,当他取来了理发用具时,老人却已经永远闭上了双眼。
  站在老人的身旁,一股巨大的悲痛感袭来,令他不知所措。
  “人走了,要等身体凉了才能入殓呢!”老人曾这样提醒过男人,他下意识地摸着老人逐渐发凉的手,开始安排着要办的事。
  他嘱咐女儿,准备好温水和毛巾。
  这个时候,病房里除了理发器电机声外安静极了。男人捧着老人的头,尽量控制着手不颤抖,一点一点的理着。那头发细如银丝。
  “真的没想着你今天要走,我就离开了一小会,你怎么就等不及了呢。”男人絮叨着,忽然联想起听过的一句话,弥留之际的人是感知到最亲的人离开身旁后,才会咽气的。
  一滴悲伤的热泪滴在了老人冰冷的脸颊上。
  而怀中的老人却如睡着了一样,了无牵挂的脸上已满是祥睿。男人熟悉这样的表情,那是每次和孙儿们在一起,老人脸上特有的神态。
  一旁的女孩也早已经准备好了,剪掉老人不好脱下的内衣,清除掉老人身上的医用杂物,当过兵的女孩子就是麻利,不一会就将老人的身体擦得干干净净。
  家里女人们这个时候已经将“老衣”打开,分类放在一边,众人一件一件帮老人穿戴整理着。
  这身衣服是在家里老保姆的提醒下专门缝制的,按照习俗得由这个家出嫁的女儿们早早出钱准备。
  一切穿戴完毕,正要给老人佩戴金耳环时,却被叫停了,殡仪馆服务员说,馆里有规定,亡人不能佩戴贵重饰品,以防丢失。
  老人在世时总会说,耳环是一个女人上天指路的灯啊。老人平时把耳环看得很紧。想到这里,男人的手忽然停顿了一下,旋即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他联想到上周五老人的异常。
  那天早晨病房里祥光耀眼,连续高烧后的老人忽然清醒了,脸色光泽,一会整理衣服,一会拉拉被子。男人见老人双手摸耳垂,就赶紧凑过去告诉她耳环收起来了,出院才能戴上,老人听后释然的样子凝目窗外,像是在瞭望中获得什么美好的暗示一样,眼神熠熠生辉的。这会想来,那样的异常或许真的只是不可言喻吧。男人若有所思所悟。
  “没有帽子,怎么没有给老祖准备帽子呢。”男人这时才忽然发现老人头上是空的。
  “舅舅,我去买。”男人的大外甥女已经冲出了病房。
  “谁去给老祖买纸钱、香呢?”
  “我去。”“我去。”一旁的年轻人迅速回应着。
  不一会,一顶秀雅的朱色平顶小圆帽买来了,男人给老人轻轻戴上。病房里三柱香也已经点燃,空气中开始弥漫着浓浓的香火味道。
  深受佛、道两教思想浸染的中国坊间认为,香火也是信使,香烟袅袅飘向天际时,会把凡俗的心愿带向天国。
  心灵世界也是无常的,就像此时男人的心绪,亡灵将往何处去,他不知,自己的作为是否有用,他更是茫然。
  “就这样按照心愿去干吧。”人老可怜,末路中的老人更是无助,他只想让他们在最后行程中少些恐惧。此时,伤情接踵而至又无所适从的男人忽然之间在空灵的香火,虚幻的天国中看到了璀璨夺目的光亮,仿佛夜行中遇到灯火,迷茫中听到召唤,他竟然瞧见德高望重的老人此时正披着橘红色的霞光,朝着天国的方向飘然而去,他甚至感觉到故去的亲人们在天国那边,正盛装迎候着择仙道而至的家人。
  在这前所未有的感知面前,纠结、无奈和悲伤的男人获得莫大的安慰和释然,他抖擞了精神,带着亲属们跪着烧了第一沓纸钱,然后目送着灵车消失在晚霞中。
  主持人:今天我们做的关于怀念的主题,表达对亲人的思念,没想到让他们留了眼泪,唏嘘不已,我也很受感动。其实,我们做怀念的主题,就是想通过他们的故事,通过山虎分享的老人的人生智慧,这些精神财富对收看我们节目的观众朋友都有人生的感悟和生命的思考。好,感谢收看,再见。
   (宁夏新闻网 记者 蒋萍 葛龙)

推荐视频

我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