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宁夏日报周刊 -> 宁夏故事
他的话,我会永远记在心里
——追忆贺兰县德胜工业园区派出所民警何旭
2019-08-09 07:06:09   来源:宁夏日报

  何旭走了,走得很突然。在参加全区公安机关5公里越野比赛项目时,抵达终点后他突然晕倒,再也没有醒来。

  强忍悲痛的何父,委托儿子的同事在贺兰县公安局一个430人的微信群里发了一条信息:如果何旭生前批评过谁,请他多原谅;如果何旭生前问谁借过钱,请告诉我,我来还。

  妻子:他太累了,这次让他好好歇歇吧

  时间定格在8月3日19:30。

  自治区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何旭安静地躺在床上,仿佛睡着了一般。

  马旭花的心被掏空了。

  她发疯似地呼唤着何旭,却再也听不到那个熟悉的声音。

  “他太累了。”在何旭去世3天后,接受记者采访时,马旭花忍不住失声痛哭。

  在何旭家里,书架上摆放着何旭的12本荣誉证书和两顶警帽。“何旭当过交警,后来是治安警察,这些都是他的骄傲。”马旭花深知丈夫对职业的热爱,她轻轻地把帽子从书架上拿下来,缓缓擦拭着警帽。

  何旭至今保留着他上大学期间的火车票。从银川到西安到延安,4年24张火车票,见证了何旭一路走来的足迹。“农村娃儿上大学不容易,每张车票都有汗水,等儿子长大了讲给儿子听。”何旭为儿子设想了很多种成长的方式,然而他却再也看不到儿子长大了。

  能见儿子一面对何旭来讲并不容易。因为工作繁忙,何旭把孩子放在了固原老家由父母帮忙照看。今年3月,母亲带着两岁的儿子来银川看何旭。已经连续工作3天没有回家的何旭,回到家只陪儿子玩了半个小时又匆匆离家。“老婆,对不起。你和妈好好陪儿子,我执行任务去了。”心怀愧疚的何旭给马旭花发了一条短信。

  “我怀孕已经到了预产期,但是何旭接到紧急任务要出警。临走时他对我说,如果一旦有生产迹象,让我打110或120。”这份叮咛让马旭花感到沉甸甸的,丈夫的每一次出警都像最后一次道别。

  “这个地毯是何旭买的,这书架是他设计的。”家里每个角落都弥漫着何旭的气息,马旭花看着屋里熟悉的一切,恍如隔世。

  马旭花清晰地记得,最后一次见何旭是7月29日晚上10时。何旭敲开门,把一桶香喷喷的爆米花拿到她面前,马旭花愣了。“老婆,我看到怀远市场卖爆米花,知道你爱吃就给你送回来,我现在还要赶回训练基地。”来不及拥抱,来不及道声晚安,这次不到5分钟的匆匆见面,成了马旭花与何旭的生死离别。

  同事:一个战壕的兄弟,他总是冲锋陷阵

  穿上警服前,何旭是海原县一所乡村小学的体育教师,但在他心里那颗想当警察的种子却日渐生根发芽。

  2012年,何旭通过参加全区公务员统一招考,离开了三尺讲台,穿上了日思夜想的警服,成为一名人民警察。他的入警誓言是:这一生,我一定不负重托、不辱使命,帮助每个有困难的群众,保护每个有危险的群众。

  何旭的办公桌上有一小盆绿色的植物,何旭给它起名叫宁静致远,办公桌的抽屉里整整齐齐地放着他做过的一些笔录和案卷。银色的“170174”警徽在阳光照射下散发着光芒。监督岗岗位依然有何旭的工作牌,照片里的何旭目光坚毅笑容明朗。“何旭是我们队伍中的一员,所里永远会给他留一个位置。”贺兰县德胜工业园区派出所所长赵晓鹏盯着墙上的照片难掩心痛。

  在贺兰县公安局,何旭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2018年8月,何旭接到警情称有人跳楼,3个农民工站在一幢未竣工的楼顶准备往下跳,何旭谈判许久无果,便决定和同事爬上楼。大楼周边比较杂乱,也没有可攀爬的地方,何旭只能抓住一些凸起的墙体攀爬,最终爬上楼顶救下农民工。“当时情况非常危险,一旦抓不住墙体,随时可能坠落。”赵晓鹏回忆起那次出警,至今都觉得后怕。

  在贺兰县交警大队代理大队长史学科看来,何旭身上有一股不服输的韧劲,同为银川市公安局警务实战技能兼职教官,史学科见证了何旭的成长。“一开始装卸枪支训练,何旭两分多钟都装不好,而且还会产生故障,但这小子不服输,他就把我们休息的时间全用来训练。”史学科说,后来何旭装卸枪支40秒左右就能完成,是教官中速度最快的。

  “他总是替别人分忧,把重活揽到自己身上。”这是同何旭在扫黑办并肩作战的搭档胡磊对他的描述。今年6月,何旭被抽调到贺兰县扫黑办时,他眼部突患疾病,左眼肿成一条缝疼得无法睁开。胡磊劝他去医院,他却说核查线索太多,不能耽误做笔录,仅靠着能睁开的右眼,他核查线索26条,制作笔录40份。在扫黑办工作期间,他依然坚持每周回派出所值班,连着两个多月没有休息一天。

  “他的压力太大了,父母常年有病,他还承担着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很辛苦。”同事张玲燕听到何旭去世的消息后,连续几天没有睡好觉,脑海中总浮现出那个年轻警官的脸,阳光温暖,对工作充满热情……

  何旭的高中同学马林给记者展示了何旭的手机,屏幕已被摔裂,被透明胶带粘着。“这个手机他用了好些年,一直舍不得换,他却给我花800元钱买衣服和鞋。”马林告诉记者,因为他的体检多项指标不达标,身体不太好,何旭得知后,鼓励他锻炼身体,并去商场给他买了运动鞋和运动服。“他希望我健康,可他自己却走了,真是个‘狠心’的家伙。”马林忍不住哭出了声。

  “这事你别管了,我来。”“这事交给我了,你放心吧。”何旭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一名共产党员的铮铮誓言。

  群众:走到人心里的警察,我怎能忘了你

  “何警官不在了?真的不在了吗?”在德胜工业园区从事危化品生意的浙江商户王昌东,在微信圈看到何旭牺牲的消息后,赶紧来到德胜工业园区派出所询问。

  与何旭的认识,源于王昌东的一次违法行为。

  “我从未想过一个警察面对一个违法者能如此和气,他跟我讲了很多道理,像朋友一样。”王昌东告诉记者,在一次检查中,何旭发现他的危化品存放地不合格,也没有相关手续。

  得知王昌东一个人在银川做生意,家里还有一个儿子需要照顾时,何旭依法对王昌东的拘留期限降到10天,并一再叮嘱他危化品存放地不合格的危害性,像家人般的谆谆劝导,让王昌东在那一晚失眠了。

  10天拘留期过后,王昌东给何旭送了面锦旗“人民好警察,百姓贴心人”。这面锦旗也成为德胜工业园区派出所第一面由违法者送给警察的锦旗。

  “他是一个能走到人心里的警察,我违法了,但我感激他。”王昌东说,何旭虽然不在了,但他说过的话,我会永远记在心里。

  海亮社区一家超市老板的王根,说起何旭多次泣不成声,他无法相信这个警察兄弟就这样走了。

  因为发现库存少了3条中华香烟,在查看店里监控多次未果后,王根选择报警。就这样,他第一次见到了何旭。

  “他来到我店里不停地勘察现场,后来他分析有可能我的烟放在门口的纸箱中被拾荒者拿走了。”王根不知道去哪里找拾荒人,何旭陪着他从超市开始一个一个路口调监控,一个一个路口寻找拾荒人的身影。第二天凌晨2:30,在银川市沈阳路的一片荒地上,找到了拾荒者,3条中华香烟还躺在废纸箱里。

  “就这样一个小案子,他从晚8时接警到凌晨2:30,将近7个小时,一直陪着我在找。”王根坦言,何旭的执着和坚持让他十分感动,就是这一次出警,让王根和何旭变成了朋友。

  何旭曾经办理的一起套路贷案件的受害者小月,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信息:我人生中第一份笔录是他写的,厚厚一沓,足足写了5个小时,这样一个用心的好警察怎么就走了?

  今年4月,小月被男朋友利用套路贷诈骗虚增债务达14万元,小月频临崩溃。最终,她走进德胜工业园区派出所报案。何旭接警后,认真为小月做了笔录,反复安抚小月要相信公安机关。6月,在扫黑除恶线索核查中,何旭对该案件详细梳理、认真取证,在与前期案件串并后,将嫌疑人成功抓获。

  “被骗后我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是何警官的鼓励和安慰,让我对生活重拾希望。”远在贵州的小月发来短信,一直想跟何警官说声谢谢,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p>  何旭生前在训练中。                      (图片由贺兰县公安局提供)</p>

  何旭生前在训练中。(图片由贺兰县公安局提供)

<p>  何旭的妻子(右)翻看像册,难掩对丈夫的思念。  本报记者 张晓慧 摄</p>

  何旭的妻子(右)翻看像册,难掩对丈夫的思念。记者 张晓慧 摄

【编辑】:张静
【责任编辑】:贺璐璐
【宁夏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nxp到10658000/10655899/10628889】
宁夏日报报业集团 宁夏新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2018 NX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宁夏银川市兴庆区中山南街47号宁夏日报新闻大厦 邮编:750001 新闻热线:0951-5029811 传真:0951-5029812  合作洽谈:0951-603178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6412017001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908244号
新闻出版总署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宁)002号 公安网监备案编号: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050号
工信部ICP备案编号:宁ICP备1000067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宁B2-20060004
法律顾问:言成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言成律师事务所 鹿璐 电话:***********,***********